她是一个美丽而又哀愁的弱女子

2014.9 —— 2015.1,我以大陆交换生的身份,在国立台湾成功大学交换学习了一个学期,期间虽未像自己原本期许的那样醉心学业,但好在,屁股坐不住再加上精力旺盛,倒也没有辱没走南闯北体验台湾人文风貌的使命,而对于我“大陆交换生”这样一个身份而言,台湾的政治风貌无疑是台湾所有人文风貌中最让我感兴趣的一个,也是最有争议的一个,我不是职业政论家,所以对于台湾政治的所见所闻,只能写一些自己很片面、很主观、甚至很幼稚的观感,但尽管片面、主观、幼稚,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记录下来的,“大狗叫,也得让小狗叫”,只需大狗嚎不许小狗汪的世界,是病态的。

台湾和大陆的政治纠葛故事,就像一部好像永远看不到大结局的电视连续剧。

从我记事到现在,每隔一段日子就会有新的故事发生,每隔几年就会有那么几个关键人物进入我的视野。老实讲,来台之前,我对台湾的政治环境多少有些反感和抵触,官媒里的宣传,历史书的记录都让我觉得你台湾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领土,蒋介石跑过去一忽悠,竟然想搞台独搞分裂,明明大势已去,还天天总想着光复大陆,电视上名嘴们骂完总统骂立委,骂完立委骂议员,好像从政的每一个好东西似的,要竞选个总统还要用苦肉计制造假的枪击案来获得选票,选上了总统竟然还贪污(可以看出来,我曾经多么的纯洁,“总统”、“贪污”的前面还傻乎乎的非得加个“竟”字),天天和美国抛媚眼,买武器买弹药,篡改历史课本,时不时还要搞一个学运来堂而皇之的和大陆做对,自己那么个屁大点小地方还歧视大陆人买不起茶叶蛋……

总之,来台湾之前这就是我对台湾政治环境的整体感受,当然,这只是我对台湾“政治环境”的感受,排除了政治之外,台湾其他的人文内容,比如音乐、文学、电影等我还是非常佩服的,台湾岛面积很小,和大陆的面积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从我所在的台南做客运到台北只有四个半小时,你要知道,我上大学的时候,从家乡山东莱州坐客运到山东省会济南也就是四个半小时而已,可见台湾确实是一个很小的岛,但令我一直感到非常惊讶的是,如此小面积的一个遥远的岛屿,她所产生的文化作品,却异常丰富,甚至如果只是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我甚至感觉台湾的文化产品对我的影响比大陆的文化产品对我的影响还要大一点。

  1. 音乐:每次去唱K,如果大家不是很熟悉的朋友,不知道彼此喜欢唱哪一个歌手的歌曲,不用担心,进入周杰伦的歌单,从头点到尾,总有那么几首歌是大家都能唱出来的,军训的时候要搞大合唱,有什么歌是又情绪激昂又大家都很熟悉的?翻出五月天的歌单,从头问到尾,总有一首是大家都会唱的,除此之外,苏打绿,蔡依林,罗志祥,王力宏,梁静茹,张惠妹,张震岳,伍佰…我相信每一个大陆的九零后的随身听中都曾常驻过这些歌手,而对于我父母那一代人,他们的大学生活是在齐秦、罗大佑、李宗盛、姜育恒的卡带中度过的,对了,还有一个邓丽君。
  1. 电影:除了国际上名气响亮的杨德昌和侯孝贤那一辈老一代电影人,近几年崛起的台湾新电影人势头也相当猛,拍了《海角七号》的魏德胜,赚足了五个多亿的票房,然后自己倾尽所有,又四处借钱,顶住重重压力拍出了根据“雾社事件”改编的史诗级电影《赛德克巴莱》;中年摄影师齐柏林为了完成自己长久以来的夙愿,辞去了原本的工作,花掉所有的积蓄,三年拍摄,最后完成了《看见台湾》,一举拿下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和最佳原创配乐;另外,还有拍了《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的九把刀,拍了《不能说的秘密》的周杰伦,拍了《艋胛》和《军中乐园》的钮承泽等等,对了,还有让全体华人一提到就抑制不住高潮的——李安,我所在的台南有一家全美影院,破破烂烂,专门放映小众独立电影,据说李安在台南住的时候,经常就在这里看电影。
  1. 文学:不用说从大陆跑过去的胡适、林语堂、梁实秋这些民国范儿的文豪,台湾还盛产诗人和散文家,比如余光中和林清玄,盛产侠骨柔情的狂人,比如写100本禁99本的李敖大师,既是贤妻良母又是无政府主义者龙应台,写了《丑陋的中国人》的柏杨,台湾还盛产行走天涯的浪人,比如痴情于美人和酒,喜欢用下半身思考,终其一生追求“生命的大和谐”的古龙,比如为爱而生为爱而死的三毛等等,对了,还有一边一帘幽梦一边把于正干了个稀巴烂的琼瑶阿姨。

总之,对于台湾这个小岛,我的感情是很复杂的,他既有貌似乌烟瘴气的政治,又有百花争艳的文艺,他既有面目可憎的政客,也有腰肢曼妙的槟郎西施,在这个岛上曾经发生过腥风血雨的斗争,也曾有过浪漫到足以让你融化的爱情故事。在《晓松奇谈-台湾》中,高晓松总是用这样一段话来开头

这里,有大历史碾过的痕迹。这里,有温良恭俭让的人民。这里,保留着我们的过去。这里,预示着我们的未来。

这个遥远的美丽岛就好像一个美丽又哀怨的弱女子一样,她很瘦小,给你一些距离感,而她那欲拒还迎的媚眼却又让你忍不住多瞅两眼,于是我决定撕下她的面纱,扯开她的罗裙,看个究竟,2014.9.11,当我坐在北京飞台北的飞机上,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并且,在之后的五个月中,我也的确这样做了,她与我坦诚相见,并娓娓道来,自己每一寸肌肤的纹理和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