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岛的“蓝绿”之争

当我们谈及台湾政治,“统独”是目前这个阶段我们没办法回避的一个话题,无论是蓝营的国民党还是绿营的民进党,他们对于“统独”问题都有属于自己的立场,这些立场彼此交锋攻讦,持不同立场的政客你方唱罢我登台,使得蓝绿之争渐渐成为台湾政治生活的主轴。“”

记得我还没有来到台湾之前,曾经拜访过洪楼法学院的张晏瑲老师,张老师是台湾人,也曾在台湾辅仁大学教过书,我是从他那里第一次听到了“蓝营绿营”这个概念,他叮嘱我,去台湾交换,如果是去台南,打车的时候一定避免讨论政治话题,因为台南是绿营,是民进党的地盘,政治倾向会比较“台独”一些,而台南的出租车司机又多“政治激进主义者”,所以一旦你在“统独”问题上和他产生一些分歧,很有可能你会有人身威胁…不说还不要紧,一说还真勾起我的兴趣了,台湾交流这半年,不怕死的我壮着胆子,和不少台南出租车司机对统独问题“深入”交换意见,我发现,他们的确很抵触台湾成为中国的一部分,有的甚至有很固执的台独倾向,但还没演化到逆我者亡这般夸张的地步,张老师有点危言耸听了,而我也听到一些去台大交换的同学讲,台北人在统独问题上就没有台南人那么执拗,我想可能是因为台北毕竟是首善之区,来来往往的大陆游客和大陆学生比较多,不同的政治观点碰撞的比较频繁,所以台北人也比较能接收不同的政治观点吧。

那么,“蓝营”和“绿营”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通俗来讲,蓝营就是国民党,绿营就是民进党。近几年在统独问题上,国民党一直致力于让大陆和台湾走的更近一点,合作更多一点,而绿营的民进党却是更倾向于淡化大陆和台湾的联系,至于台独,这个其实得另说另讲,你不能说民进党就是台独,台独这个词开始活跃起来,应该是从陈水扁开始的,而那个时候民进党,政治观点还是非常偏激的,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民进党大员像当年那样堂而皇之的大谈台独了。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看一下94年台北市长选举的现场视频,这场电视直播的市长竞选辩论,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当时的竞选人是陈水扁、赵少康和黄大洲,陈水扁是民进党的竞选代表,赵少康和黄大洲都是国民党,民进党这个时候成立才8年,79年美丽岛事件之后,当时为所谓的“党外激进分子”辩护的律师很多都成为后来民进党组党的中坚力量,其中,陈水扁就是当年15人律师团中的一人,86年民进党在党禁解除前成立,所以还是个很“小众”的党组织,小众的政治组织往往需要用一些激进的政治话语来先声夺人,刺激大家的神经,起到良好的营销效果,我想,阿扁可能打的这个算盘。

整场辩论可以说是全程高能,陈水扁笑里藏刀,一句话一句话像小刀一样,每一刀都剜到赵黄二人的痛点,赵少康气势如虹,像一挺机关枪,火爆脾气一点就着,黄老头因为之前在台北当市长,基本没什么政绩,嘴笨理亏,在这两个人的对轰下,就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楚楚可怜。而在这场辩论中,国民党和民进党的政治原则分野,非常鲜明,赵少康痛骂陈水扁“搞台独”,这个台独是指的成立“台湾共和国”,而台湾一旦宣布成立“台湾共和国”,在当年的赵少康看来,大陆与台湾是会兵戈相见的,折回给台湾人民带来血光之灾,所以赵痛斥陈“台独分子是拿着台湾人民的性命去对赌”,而赵这边的政治立场是“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原则不能变,至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中华民国,这个各自有各自解释,但“一个中国”是国民党反复重申的解决两岸问题的政治原则,所以在辩论现场就出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赵少康质问陈水扁,“你敢喊‘中华民国万岁’吗?”,之后赵握着拳头高喊了三声“中华民国万岁!中华民国万岁!中华民国万岁!”,陈水扁脸上依旧挂着标志性的诡异微笑,但两人的政治观念的分野,也从这个细节清晰的表露了出来,后来,陈水扁竞选成功,再后来,陈水扁打败连战,成为了第一个民进党的总统,完成了台湾历史上第一次政党轮替,之后,陈水扁妻子吴淑珍被爆贪污,陈水扁锒铛入狱,他的儿子又嫖妓被抓,可谓命途多舛,今年1月份,陈水扁保外就医,当他的儿子推着轮椅把他送出监狱,挺扁的群众挤得整条路水泄不通,患严重抑郁症的陈水扁坐在轮椅上,浑身绵软无力,但还是使出一点力气和他的拥护者挥手致意…想当年,台湾人每家每户吃完晚饭,都坐在电视机前看根据陈水扁奋斗史改编的电视连续剧《阿扁与阿珍》,那个时候,何等光彩,何等荣耀,再看如今,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不知道阿扁心里是什么滋味。

我曾经在成大的历史系旁听过“台湾近代史”,这门课的老师八十多岁了,秃顶,头的两侧垂下长长的白发,看起来很有“仙风道骨”的感觉,他的第一堂课,就在黑板上写下了“台湾人民要当家做主”,我当时看到这句话,说实话,挺震惊的,“当家做主”这个词第一次接触,还是从毛爷爷的开国大典上,现在被用到了这里。大陆官媒的舆论倾向是,“台独”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他们企图破坏两岸关系”,但在这个土生土长的台湾老头眼中“台独”却并不是那么不堪,反而很可爱,他还用《舞女》的歌词比喻台湾

打扮着妖娇的模样 

陪人客摇来摇去 

红红的霓虹灯闪闪识识

引阮心伤悲 

谁人会冻了解做舞女的悲哀

“从荷兰殖民,到西班牙殖民,从郑氏统治,到日本统治,好不容易等来了老蒋,以为殖民统治的时代终于过去了,结果老蒋来了就搞“二二八”,对着平民开机枪,搞“白色恐怖”,警总天天去抄家,台湾,真的很像一个陪酒的舞女,陪完这个客人,陪那个客人,像浮萍一般,没有根蒂,台湾人什么时候,能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能真正做到自己当家做主?”

话音刚落,老头老泪纵横。

我开始有点理解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