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力量与权贵阶级的角力

当我们要谈论台湾人民政治生活的时候,“大选”是不能不提的,去年,在我交流学习期间,恰逢“台湾九合一大选”,所以有幸耳闻目睹大选期间的各种趣闻轶事,虽然片面,但我认为一些场景和故事是值得和大家分享的,而在2014九合一大选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台北市长的角逐。

台北是台湾的首善之区,历来都是蓝营(国民党)的票仓,绿营的陈水扁在94年抢过来一次,但之后98年又被我们英俊帅气的小马哥夺了回来,总之,台北几乎一直是蓝营的大本营,这一次国民党派出来的是连战的儿子,连胜文,绿营没有人获得参选资格,而无党派派出来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政治素人,柯文哲。

柯文哲虽说是无党籍,但政治倾向偏绿,由于台北历来是“蓝多绿少”,如果在竞选的时候强调自己的“深绿”身份,其实对于拉选票会很不利的,所以柯文哲一直强调自己的无党派政治素人的身份,这样相当于脚踏三只船,一方面蓝营中认同他的政治理念的人不会因为他属于历来和蓝营敌对的绿营而不投他的票,而绿营的人深知他的政治理念“偏绿”,而绿营又没有其他竞选者,所以也会倾向于投他,至于无党籍就更不用说了,柯文哲一直和这三股势力保持很暧昧的关系,这是出于选票的考虑,而一旦竞选成功,他的“深绿”政治倾向就毫无保留的表现出来了。

前不久他爆出来的“两国一制论”引起不小的轰动,他曾说过“当99%的中国人知道上厕所关门的时候,我们再来谈统一”,(偏绿的台湾人从来不叫我们‘大陆人’,他们只称呼我们是‘中国人’,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是‘台湾人’)我也在他的自传《白色的力量》中看到了他参加太阳花学运的照片,(至于太阳花学运,我会在下一篇文章中详述)另外他的爷爷就死于老蒋白色恐怖时期,这给柯爸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所以柯爸一直不让柯文哲竞选台北市长,因为他害怕和国民党对抗的柯文哲,会重蹈覆辙,遭遇他父亲那样的不测…综合柯的各种言行可以看出,柯对大陆的态度还是多少有些“疏离感”的,“深绿”倾向暴露无遗。

关于柯文哲和连胜文的“蓝绿之争”还有一个蛮有趣的故事。

市长选举过程中,需要经过一次公开的辩论,这场辩论现场直播,所有台北的民众都可以通过电视在家里收看,在这次的“柯连之辩”中,连胜文屡屡明示暗示柯文哲的“深绿”政治倾向,企图通过这种方式,削减柯文哲获得的蓝营选票,而柯文哲因为比较嘴大,以前在公开场合的确说过自己深绿的政治倾向,所以这就给连胜文落下了口实。连胜文说完后,柯文哲发言,他发言中有这样一句话说的非常智慧。

我说我是墨绿,是为了证明你的枪伤是真的,是为了社会和谐。

你说我是墨绿,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是为了撕裂社会。

柯文哲说这个话是有原因的,2010年五都选举前ㄧ天晚上,时任台北县议会副议长陈鸿源举办造势晚会,永和当地的角头份子林正伟(角头就是黑道老大),绰号“马面”,声称因土地纠纷原锁定对象本为陈鸿源,最后却认错人误杀连胜文。连胜文脸上中枪,送入台大医院,而那个时候柯文哲还是台大的医师,他参与了对连胜文的抢救,当时外界有风传,连胜文这次枪击其实是通过苦肉计拉选票,他的枪伤是假的,而柯文哲作为主任医师,力证连胜文的枪伤确实很严重,最后他还加了一句,“我政治倾向是墨绿,我可以证明连胜文的枪伤是真的”,意思是我的政治倾向和蓝营完全相悖,都证明他的枪伤确实真实,这样他的枪伤就更加真实可信了。知道了这个典故,我们就可以理解柯文哲的这句话了,这句话第二天成为了很多媒体的头版头条,可见柯文哲的这句话杀伤力巨大。

柯文哲反应如此迅速,源于他有一个绝顶聪明的脑瓜。柯文哲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于台大医学系,后来成为他那一届台湾医学系学生中第一个拿到医师证的人,我们都知道台大是台湾的第一高等学府,日据时代,殖民当局并不允许台湾人接受高等教育中的文、法科系教育,而积极鼓励其投身医科和农工商科的学习,这使得大量的人才进入医学系,美国最聪明的大脑在华尔街,而台湾最聪明的大脑多集中在医学领域,比如台湾政治社会运动的“第一指导者”——蒋渭水先生,就是医生,所以柯文哲是在最好的大学,读最好的专业,拿最好的成绩,可以说,柯文哲基本可以代表他那一代台湾人的智力最高水平。

柯文哲从小患有亚斯伯格症。

亚斯伯格症,是一种泛自闭症障碍,其重要特征是社交困难,伴随着兴趣狭隘及重复特定行为,但相较于其他泛自闭症障碍,仍相对保有语言及认知发展。亚斯伯格症患者的智力正常,其中有许多属于高智商者

柯文哲的夫人说柯文哲有轻微的社交障碍,他有的时候看不懂别人脸上的表情到底是“喜怒哀乐”,明明他说的话惹恼了别人,他也无法从别人的表情中读出“发怒”的信息,但这种性格特质到了竞选的时候,却反而成为一种优势,在台北市长的选举过程中,柯文哲“从不看人脸色说话”、“直言不讳”的性格,给选民一种“不打官腔,不虚伪做作,没有很深城府,讲话很接地气”的印象,以前的竞选者,几乎都是在政坛混迹许久的老油条,一说话满嘴的“官腔”,但柯文哲却完全不是这样,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骂起来对手也是毫不留情,我看到过他曾经的竞选拉票晚会,柯文哲在台上细数连胜文之所以不能胜任市长的原因,条分缕析,言辞犀利,无所忌惮,幽默风趣,台下当然也是掌声连连,但柯文哲有的时候也会说错话,比如当有人问他为什么当时学医的时候没有选择妇科的时候,他就回答“我不想在女人的两腿之间讨生活”,这句话被很多人诟病,连营也因此指责柯文哲不尊重女性,当然,后来柯文哲也为此公开道歉了,坦言自己没有很好的转换角色,有的时候忘记自己是公众人物。

而连胜文这一边,就显得很嘴笨,电视辩论被虐的体无完肤,而每次蓝营在竞选中出现问题,他自己总是一副懒得解释的样子,每每推卸责任给他的竞选团队,台湾人送他绰号“切割刀”,意指连胜文像切割刀一样,遇到问题不肯承担责任,总是主动挥刀把麻烦切割给别人。当然,嘴笨不是连胜文败选的最重要原因,市民对“权贵”阶级的不满,连胜文宣传策略的跑偏,不重视青年人的选票等等因素都是连败选的原因。

连胜文的老爹就是连战,连胜文很多的“第一次”都有争议,第一份工作是董事、第一次党内选举就当选中常委、第一份公职就是董事长、第一次参选就是选台北市长,甚至“靠爸传闻”还要“靠爸澄清”,柯文哲曾经发文质问连胜文。

我要请教连胜文先生:你开保时捷名下却没有车子、你住帝宝名下却没有房子,连家名下有许多投资公司却从来没有公布财产来源。我要请问连胜文先生:你敢和柯文哲一样公布所得列表、财产列表和竞选经费吗?你从昨天开始花了上新台币千万购买媒体广告,却从来没有交代竞选经费从何而来?你们连家有什么资格和柯文哲谈清廉?

在财产问题上,柯文哲做的就很坦荡,因为他原来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拿着工薪上班的台大医院的大夫,赤脚的不怕穿鞋,所以他敢于主动公开自己的所有账目,并多次隔空挑衅连营,要求连胜文公开自己的所有账户细目,而连胜文一直支支吾吾不公开,直到最后连胜文也没有公开自己的全部账目。这进一步加深了台北市民对“权贵阶级”的怀疑,“他们连自己家的账目都不敢公开,又怎么能保证不含私心的管理好整个台北的财政呢?”

连胜文另一点输给柯文哲的就是——柯文哲比连胜文更懂得争取青年人的支持。柯和连的竞选套路几乎完全相反,连胜文的竞选经费远超过他所筹措的竞选经费,而多出来的那一部分连胜文还迟迟不肯公开资金来源,他花千万台币购买媒体广告、楼宇横幅、竞选旗帜,并且花大价钱做了那个“假如你像我一样有钱”的有史以来最傻逼的竞选广告,大家讨厌你就是因为你代表的是“权贵阶级”,结果你还做广告反复突出这一点,这不就是自找苦吃嘛,所以广告一经播出就被网友吐槽,并且被鬼畜网友进行了重新拼接和恶搞,这个恶搞的视频点击量比原视频都高,所以柯文哲说他这次得以当选最感谢的就是连营的宣传干事,没有这些猪一样的队友,柯文哲不会走的那么顺风顺水。说到猪一样的队友,我想多说一句,当时我在台北观看连营的竞选之夜,我到的时候就听到马英九为连营站台讲话了,具体的说辞我肯定记不完全,但大体意思如下,“大家看,在竞选期间,我们的连胜文,一直被柯文哲嘲笑,网上也一直有很多水军讽刺辱骂连胜文,他为我们受了那么多委屈,忍了那么多骂,他为了这次选举付出了这么多,你说,我们要不要支持连胜文!”连胜文遇到这样的助选党主席,也真是上辈子造的孽,靠哭穷装可怜来获取选票,也真是让小马哥醉了。

而反看柯文哲这一边,柯文哲在筹措到八千万竞选经费后就停止了,这是很少见的,以前的竞选人都恨不得多筹一点再多筹一点,然后把竞选的标语、旗帜、横幅挂的到处都是,花大价钱购买媒体广告,但柯文哲这次竞选反其道而为之,不挂一个标语,不插一个旗帜,不拉一个横幅,不斥巨资买媒体广告,八千万到数即刻停止筹款,除此之外,柯文哲还将全部竞选经费使用细目向公众公开,具体到买一张纸一支笔都有很详细的名目,要的就是一个“清廉”,一个和“权贵专权”完全不同的“清廉执政”,那么问题又来了,柯文哲没有那么多的竞选经费,他如何给自己进行宣传?

互联网!志愿者!

柯文哲公开征集为竞选服务的青年志愿者,这在台湾史上还是绝无仅有的,不用花太多钱,还争取到了青年阶级的支持,可谓一举两得,另外,柯文哲还热情拥抱互联网,用“互联网思维”打选战。他从很早开始就接触台湾零时政府g0v的成员,甚至称他们为“伙伴”,向他们公开讯息、强调全民参与的根本信念取经。不同的媒体都曾声称找到柯文哲网络战争的幕后军师,有人说是JavaScript高手王景宏独力战胜蓝色大军,有人则说是一个五人小组,用大数据拆解脸书上的民意动向,找出网民最关心的问题,由此进行策略分析,也为他如何回应对手、挺过MG149丑闻操盘指路。

脸书无疑是柯文哲最重要的战场,他的官方脸书页面不仅成为讯息发布的中心,也是民众了解他所思所行最重要、最即时的管道。柯文哲的团队也效法零时政府专案的作法,召集工程师、程式好手为他制作“野生官网”,网站上甚至充满了由这些程式人自发创作的柯文哲APP、网页与设计作品,供民众免费下载。柯文哲一分钱都不必付,就可以得到最优秀的好手前仆后继地为他制作免费广告,又可以创造一种他与年轻人同步、尊重他们的才华的形象,更别提他也同时收割了与台湾几次公民运动相生相长的开放原始码运动,他的选举活动也因此被当成公民运动的延伸。

前不久,已经当选为台北市长的柯文哲将他的《【柯P新政】市政白皮書》放到了Github上,Github是一个代码托管网站,使用Github大多是软件工程师,他们可以将自己的代码放到Github上,然后其他人可以获取他们的代码,修改后还可以提交给作者本人,如果作者本人对提交的修改感到很满意,就会合并到原有的代码中,这样汇集大家的力量,原有代码就会越来越完善,柯文哲将自己的《【柯P新政】市政白皮書》放到Github上,我想很可能是为了传达这样一种态度-“公开,透明,问政于民”。

最终这场首善之区的角逐以柯文哲领先八十万票的压倒性优势结束,一个是世代为官、钱源丰富、有丰富的官僚关系的权贵子弟,一个是出身普通家庭、在台大医院当了20年医师、没有任何从政经历、动不动就说“我们在台大医院如何如何”的政治素人,这种组合,如果放在大陆,Bi~~~,但是在台湾,这种“逆袭”却在选民的一张张选票中得以成真,投票日,每一个成年的台北市民都人手一张选票,到家乡投票点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决定让谁管理这个城市,柯文哲是一张票一张票选出来的,不是一摞钱一摞钱砸出来的,当我看到成大的朋友在facebook上纷纷秀出自己在家乡的投票站投票的照片时,我真的很羡慕他们,他们,有这样的机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左右自己城市的命运。

而我们呢?

一句冷言冷语,结束这篇文章。

这个政府又不是你选的,你有什么资格批评它?